關卡

嚴斯

在感情關係中有一個因素比愛更重要,那就是信任。

吉祥物水獭Joe誇張的體型幾乎阻礙了整個入口。所有工作同仁穿的工作服顏色就跟Joe水獭身上的顏色一樣,門口上全部的裝飾品也都是橙黃和綠色。

夢菲和傑克在這個對他們很重要的開幕日子裡,站在門口樓梯上迎接著陸續到來的新學生和家長。

這一天,對大家來說是非常新奇的,因為新補習班的那兩個老闆就宛如創新的教育代表:他們非常地有吸引力、而且有創作力.夢菲和傑克,這兩個不同族裔的夫妻和家長們握手、微笑問候著說:「Welcome to Joe‘s world!」

吉祥物水獭Joe的大絨毛腹部不斷地被進入補習班的孩子們搓玩著。

一年前,夢菲在網路上看到澳洲人傑克的語言交換徵求廣告時。在夢菲按下send e-mail的那一刻,她直覺到:這個語言交換將會改變她的一生。

他們的感情剛開始的時候,夢菲不是那麼清楚關於傑克的背景。傑克來台灣之前的一段時間是在韓國教英文的,可是他並沒有對夢菲說太多。關於傑克的國家澳洲,傑克倒說了比較多,可是因為夢菲只去過美國留學,所以她對澳洲不熟.聽傑克聊他長大的地方,對夢菲來說好像是在電視上看陌生人的故事一樣。

傑克和夢菲的關係從第一刻就很特別。第一次在網路上看到傑克的照片,夢菲就對這個澳洲男生傾心了。可所謂「一見鍾情」,然後,她懈下了對網路交友的所有警戒心。夢菲第一次去跟傑克約會的時候,完全想不到傑克會帶一個非常漂亮的西方女生一起來。傑克介紹說:「她叫坦亞,她是德國人,在韓國認識的.」夢菲自己從來沒有看過一個像坦亞如此像模特兒的人。

不到三個月,傑克和夢菲同居了。夢菲從來不嫉妒傑克跟坦亞的關係,因為傑克和坦亞很明顯地就像是好朋友,甚至像兄妹的關係。

生活中,每一個認識傑克的人都喜歡他,連夢菲的父母從第一次見面就接受傑克。在夢菲介紹傑克之前,夢菲所有的朋友,無論男的、女的、外國或是台灣的,都被夢菲家人冷漠對待過。他們的女兒總是得到全學校最高的分數。上大學的時候,全學校上萬個學生當中很難有一個比得上夢菲的。

然而,傑克卻沒有大學畢業。照理說,夢菲父母絕不可能接受他們極有才華的女兒跟那樣子的人結婚。可是對夢菲而言,奇蹟般地,她父母並沒有反對。

傑克顯然地也是一位極有才華的人。要不然的話,他不可能以教一年英文內的儲蓄去支付那開補習班所需要的大筆開銷。

傑克以前曾含糊地說過,他用在韓國賺的錢跟他妹妹一起在莫爾本買了一棟兩層樓的樓房,因此可以不斷地收到住在那房子裡房客的租金。夢菲知道她丈夫是非常聰明地管理他所有的財務。

傑克似乎有一段時間在財物上資助坦亞。夢菲有幾次聽到過傑克跟坦在亞講電話的時候談到錢。

不令人驚奇的,坦亞的口音太重讓她無法找到英文老師工作。夢菲不曉得坦亞到底是如何過日子的。然而,坦亞似乎從未造成傑克的困撓。

在補習班小朋友們的聊天聲、笑聲慢慢地停了下來。「Okay guys, take your seats!」

教室裡的位子馬上被坐滿。教室是用玻璃窗隔著,學生們的父母在外面看著傑克在教室裡面教著孩子們唱Joe水獭最喜愛的一首歌:「Joe the otter has a great day……」

夢菲得心應手地跟在場的家長們交談著,這些人不是建築師,就是醫生、律師這類上層社會的人士。

晚上十點,結束了第一天的課程,傑克和夢菲在櫃檯前坐下。他們雖然非常地疲累但卻十分地滿足,夢菲吐了一口氣說:「家長們的態度都很正面。我們完全達到目的!我有感覺我們很快就能開第二和第三個班了……」

傑克一邊站起來,一邊接著說:「如果需要新的外國老師的話那也不會有問題的,在韓國我的好朋友們都已經等不及來台北幫我們的忙。」

隔天晚上坦亞出現在補習班,那時傑克還正在教他那天的最後一堂課,所以坦亞在前廳問候夢菲。坦亞露齒而笑地對坐在櫃檯的夢菲說:「老師好,不好意思我昨天沒來參加開幕!」

夢菲高興地說:「別在意!」夢菲並沒有站起來,她只是用兩手推著她的旋轉椅從櫃檯後面滑出來,滑到坦亞的前面。夢菲用腳把旋轉椅停下來,打量著她前面的西方女生,大聲地說出:「哇!妳的衣服這麼好看!一定很昂貴吧!妳是不是中了樂透!」坦亞禁不住得意地回答:「哈,哈,對,是超級貴的!這是我表哥送給我的!」坦亞在櫃檯上坐下看著監視器上的傑克即將結束英文課。

吉祥物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帶來好運氣。Joe水獭是明顯是一個好選擇。學生都喜愛Joe,喜愛傑克,因此對英文課也感到有興趣。

學生父母注意到孩子的進步,所以夢菲每天得到很多的讚美.自然而然,到了該再僱用一兩個外國老師的時候了。傑克和夢菲一起去機場接傑克從韓國過來的前同事。他們是美國籍班傑明和英國籍馬丁。

想不到除了那兩男生以外,另外還有兩個西方女生一起來。她們跟坦亞一樣,看起來如模特兒而一般。

傑克簡單地對夢菲介紹班傑明和馬丁。傑克表面上對那兩個女生的出現感到迷惑,似乎也不知道她們的名字。

他們一共六個人從機場開回台北,車子擠得滿滿的。在車上夢菲連一句話都沒說。夢菲是憤怒的,因為班傑明和馬丁身上都有股很重的威士忌酒臭味。

其他人都沒注意到夢菲的情緒。傑克很久沒有跟西方男人交往了,所以他為車子裡的聊天的氣氛感到興奮。

那兩個女生的口音跟坦亞的很像,所以夢菲覺得她們也是德國人。一個是金頭髮,高高的米蘭法、一個是黑頭髮,較小的瑪莉亞。

她們說得英文並不好。雖然班傑明和馬丁很慢、很簡單地跟她們說話,但是米蘭法和瑪莉亞似乎好像大部份都聽不懂。

當班傑明說明瑪莉亞和米蘭法在韓國時也是英文老師時,夢菲忍不住發出一個大聲且諷刺的笑聲:「至少她們可以當花瓶!」

回到家,夢菲才對傑克說:「我想知道你怎麼會想讓那兩個醉漢來我們的補習班教。這真的是相當沒有責任感的。你能想像當你的孩子下了課回到家告訴你說學校老師有酒臭味!你會怎麼樣?」

可是傑克再三保證地說:「我在韓國跟他們一起工作了一年多,他們一次都沒有遲到過,也從沒喝醉過去上課。對於他們的行為從來沒有任抱怨過。他們在他們的閒暇時間喝一兩杯那就不是我們的問題啦。」

一分鐘緊張的沈默後,夢菲說:「我不喜歡他們。他們的女朋友們也是怪怪的。她們來台灣幹麻?教英文?太離譜了吧!」

傑克打開電腦。夢菲被激怒了,以為傑克忽視她的反對。

可是傑克冷靜地叫他太太過來看一下電腦的螢幕:「妳看網路上找英文老師工作的外國人。妳看一下這個……美國籍,生物化學博士學位。或是這個,妳看,英國劍橋畢業的!他們來台灣幹麻?如果他們真的是劍橋畢業的,他們不可能願意在幼稚園教英文吧!這才是離譜啊!」傑克接著說:「相信我,我知道我為什麼叫班傑明和馬丁來。不然我們會遇到像那種討厭的騙子!」

在這個對話之後,夢菲就不再提起她對班傑明和馬丁原來不信任的感覺。

實際上傑克和夢菲的生活因為班傑明、馬丁、瑪莉亞和米蘭法的到來而產生正面的影響。從傑克和夢菲認識的那時候起,他們大部分的時間只是兩個人在一起而已。傑克剛來台灣的時候還沒有交到好朋友。夢菲先是為了兩個人感情的事,再為了補習班的事忙碌,逐漸地疏遠她自己的朋友們。那四個外國人的到來卻給傑克和夢菲有好的理由下了班去和朋友做一些社交。坦亞、瑪莉亞和米蘭法越來越常邀請夢菲跟她們一起去玩,就把傑克一個人留在家裡。另外,不久後學生的家長開始對班傑明和馬丁有正面的評論,而且沒有人聞到威士忌的酒臭味。

端午節之前傑克收到一個值得注意的電子郵件。電子郵件的寄件者是他父親生前服務的工會。傑克的爸爸以前是位工程師。他發明了一些革新的採礦工作機器。那些機器大幅改善了工人的工作安全。因此傑克爸爸不但受到科學界的尊敬,而且也是工會的著名人士。為了他父親的五週年逝世紀念日,工會人員邀請傑克回去澳洲演講。

夢菲不反對傑克去參加紀念會。因為補習班是由夢菲負責管理的,所以關於這方面,傑克的缺席並不會影響到補習班的運作。美國的班傑明願意替傑克代課,讓傑克可以輕鬆地期待這個對他有特別意義的旅行。

傑克剛離開的第一個星期六夢菲又受到坦亞、瑪莉亞和米蘭法的邀請出遊。其間,她們都已經買了在台灣非常流行的125cc摩托車。

她們騎到在復興北路的‘Brass Monkeys’。‘Brass Monkeys’對住在台北市的西方人來說,是一家特別紅的夜店。

米蘭法騎一輛摩托車,坦亞坐在她後面。而夢菲騎瑪莉亞的摩托車,因為瑪莉亞對台北的交通還不太熟。

到了‘Brass Monkeys’以後,她們喝酒、跳舞、交際了三個小時。已經微醉的夢菲在舞池中抱著瑪莉亞,因為音樂聲音很大,她必須放大聲貝地說:「我覺得妳就像是我妹妹。妳看,我們的身材和頭髮都很像,只是眼睛不同而已!」

瑪莉亞微笑地回答:「對啊!夢菲,妳知道嗎,我們三個都覺得非常幸運能夠跟妳認識!」

瑪莉亞笑著,吻夢菲的臉頰。夢菲抱瑪莉亞更緊的,說:「我告訴妳一個秘密。妳、米蘭法和坦亞是我第一次認識所喜歡的西方女生。之前,我覺得妳們外國女生都是賤貨!」

過了午夜,她們一起動身離開夜店。跟來夜店的時候一樣,米蘭法和坦亞騎一輛摩托車,而夢菲還是騎瑪莉亞的。她們都喝了一兩杯酒,但是她們當中沒人可算是喝醉的。她們先沿著復興北路騎,再轉進南京東路。騎了一百公尺後,她們遇到警察攔檢。米蘭法和坦亞就被攔住了。雖然夢菲沒有被攔住,但是她還是立即煞了車。夢菲知道她這些朋友的中文並不好,再加上她也不確定米蘭法有沒有有效的駕照。因此夢菲準備好擔任口譯人員,幫助他朋友跟警察談判。

可是米蘭法一脫下她帶的安全帽,她一頭漂亮的金髮就飄散下來。警察好像不想找這外國美女的麻煩。他看了一眼米蘭法的護照以後就還了給她。然後警察對夢菲說:「小姐,請妳告訴妳朋友,她得去申請國際駕駛執照,她用俄國護照是不可以騎車的。」

夢菲莫名奇妙地回答:「俄國護照?」

警察已經準備攔下下一輛車子,警告他們說:「小姐,這次我們讓妳們走……」

米蘭法、坦亞和瑪莉亞送夢菲回家,夢菲謝謝她們後,走進她跟傑克所住的公寓。上樓梯時夢菲不斷地回想得都讓她頭暈了。「為什麼她們要騙我,為什麼俄國女生要假裝她們是德國人?」,夢菲煩躁地想著。在這一刻夢菲的感覺並不清楚,但是她卻深深地意識到一種昏喑,被肯叛的感覺。「傑克應該也知道她不是德國人……」夢菲自語自語著。

一進去房間,夢菲就吐了出來。

此時,傑克利用在那飛機上飛行的十個小時,撰寫他父親的紀念講稿。傑克是從兒子的觀點來描述他爸爸。他描述一個典型且切實的澳洲男人。那個澳洲男人直到九十歲時仍然在起床後,做一百個伏地挺身。傑克以幽默的方式來說明他爸爸一些不恰當的習慣。比如說,他爸爸常常吹噓他一生中從沒浪費過任何食物,所以通常在冰箱的最裡層會有一片正在腐壞的起司。

寫完兩頁,傑克放下筆和筆記本。他本來的擔心完全煙消雲散,傑克甚至開始期待工會儀式。

那夜事情發生以後,夢菲跟平常一樣繼續管理她的補習班。夢菲沒有讓他人知道她發現米蘭法的護照是俄國的。夢菲直覺地感覺到如果直接跟她們詢問是錯誤的辦法。

所以夢菲假裝沒有事發生過,同時也不斷地思考著米蘭法假話的背後到底暗藏著什麼。

如果米蘭法不是德國人,而是俄國人的話,那麼坦亞和瑪莉亞是又哪國人呢?她們絶對不可能不知道米蘭法的國籍的,所以很可能的就是坦亞和瑪莉亞也是俄國人。

夢菲再思索如果在其他的亞洲國家,尤其日本、韓國、香港看到三個長得這麼漂亮的俄國女生,一般人就會認為她們可能跟性交易有關係。

夢菲想到這裡,她又覺得頭昏了。如果坦亞、瑪莉亞和米蘭法真的跟性交易有關係的話,那麼班傑明和馬丁應該也有關聯。那傑克呢?

第二天中午傑克從澳洲打電話給夢菲。當天工會將舉行紀念會,傑克在開始之前緊張地把他準備的演說說給夢菲聽。夢菲聽完以後,溫和地對她丈夫說:「大家會知道你們家人很相愛,且很尊敬你們的爸爸。大家會知道你們爸爸對你們很好。」

在這個電話以後,夢菲覺得輕鬆許多。她想:「或許米蘭法因為某些原因騙著大家,也或許是那三個女生跟班傑明、馬丁合起來騙著傑克和我,無論如何傑克和此事沒有任何的牽連。我的丈夫是好人。我得小心,不要因為誤解導致破壞我們的婚姻。」

接下來,到傑克回來台北的那段時間,夢菲試圖不再去懷疑、去想任何的事。

然而知易行難,夢菲在週末跟坦亞、米蘭法和瑪莉亞出去玩的時候,她偷偷地用手機錄下那三個外國女生的對話。

第二天,夢菲去拜訪一個老朋友。老朋友的丈夫是瑞士人。因為他們一起住過瑞士好幾年,所以夢菲知道她朋友對於歐洲非常熟悉。

夢菲沒有真正地提到事實,卻以閒談的方式問到:「我真的想再學一些歐洲語言,像德文啊或是俄文啊。」夢菲把手機拿出來再說:「我昨天在外面聽到一些外國女生在聊天,我覺得她們說的話滿好聽的!」

夢菲朋友一聽第一句夢菲錄下的話就微笑地說:「是俄文啊!對阿,真的很好聽,可是特別地難學。妳想學俄文的話肯定要非常地努力!」

夢菲說:「我聽過德文、俄文,可是我真的聽不出來哪一個是哪一個。」

她朋友同意:「我自己需要好幾年的經驗才能知道它們的差別。但是對所有西方人來說,這個差別一定很清楚的,像我們亞洲人就沒有辦法!」

夢菲坐計程車回家時,看著窗外下著雨的台北。坦亞、米蘭法和瑪莉亞說的百分之百都是俄文。這一刻,夢菲完全確定她們三個都是俄國人,三個都是騙子。

班傑明和馬丁跟她們是一起從韓國坐飛機過來的,所以一定看過那三個女生的護照並不是德國的。夢菲確信坦亞、米蘭法和瑪莉亞來台灣是當妓女的。

另一個讓夢菲更不安的懷疑突然出現了:「那個傑克用來開補習班的大筆資金真的是靠教英文和澳洲的租金賺來的嗎?我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就相信啊!」

在臥房裡,夢菲聽得到傑克把大門打開,可是夢菲並沒有問候他。傑克在走廊放下行李,叫著夢菲:「嗨!我回來了!妳還在睡覺嗎?」

然而,房子裡沒有回應。傑克一進去臥房,發現夢菲雖然躺在床上,但卻是醒著的,傑克就知道在他不在的期間有事情發生。傑克慢慢地在床旁邊的沙發上坐下來,看著夢菲,等她開口說話。

夢菲低聲地說:「我發現了。傑克,我全部都發現了……」傑克猶豫是否應該說話,就發現現在輪到他回應的時候了。

傑克上週末在一個澳洲的派對上,偶然遇到他國中女同學,他們都喝醉了並且互相愛撫,所以傑克難以置信夢菲竟然知道這件事情。

傑克結巴地說:「我那一夜真喝醉了。那一夜跟那個女生發生過的事不代表著什麼。」

夢菲震驚地瞪著她的丈夫,聽他再繼續地懇求說:「夢菲,妳得相信我,我們那夜個別回家的,我沒有跟她上床!」

夢菲站起來,往前走一步,並用力地賞了傑可一巴掌。「Asshole!」,夢菲嚷叫著。

夢菲突然抓住傑克的手臂,狂怒地拉著、推著他到書桌子上的電腦前。夢菲生氣地而小聲說:「你這說謊的人,我發現了關於你們那骯髒的俄國女生騙局!」我完全不在乎你在澳洲有沒有跟人上床!」

當夢菲打開Google的那一刻,傑克克服了他最初的震驚。傑克動口駁斥著,可是夢菲馬上就打斷他說:「我只打上三個英文字:Korea,cram school,prostitutes (英:韓國、補習班、妓女),我發現了你、你那三個俄國女朋友以及班傑明和馬丁的過去!」

傑克講不出話地看著夢菲用Google搜尋到的韓國英文報紙的三篇新文章。傑克因為十分困惑,所以需要一段時間來明白那些文章的內容:去年在首爾,一些英文補習班的老師假裝是夫妻關係,把年輕的俄國女生一個一個的帶進韓國,然後以補習班的名稱掩飾有利可圖的妓女集團。

警方即將實行逮捕,但是那些英文老師和俄國女生卻已經聞風離開了韓國。

那網路上的新聞依照韓國法律都沒有放嫌疑犯的照片,也沒有公開任何的身份。

傑克站起來,生氣地甩掉夢菲的緊握的手,大叫著說:「妳瘋了啊!那不是我!坦亞、米蘭法和瑪莉亞也都不是俄國人啊!」

夢菲極侵略地看著傑克,說:「你還敢說她們是德國人?」

夢菲走出臥房。傑克聽到大門關上的聲音,絕望地站在臥房的中間。房間裡肅殺的氣氛,瞬間變成了使傑克更痛苦的寂靜。

夢菲沒有回家。她躲在她父母的家裡。夢菲父母要求傑克不要靠近他們的女兒。夢菲不再去管理補習班的事,所以傑克他這些天雖然覺得非常孤單,但不得不替夢菲處理補習班每天的事情。

第五天,夢菲收到一個坦亞寫的e-mail。坦亞寫:「夢菲,我們知道妳和傑克之間發生的事。天阿,夢菲請相信我們,妳的懷疑是完全無根據的!是的,我們三個不是德國人,我和米蘭法是俄國人,瑪莉亞是烏克蘭人。我們對我們的謊言感到很抱歉,但是妳要了解背後的原因!

夢菲,妳不能想像我們俄國女生一出國遭遇到什麼樣的刻板印象。無論在什麼地方,我們的國籍讓任何的人立即以為我們是跟性交易有關係。夢菲,妳不能想像我們在韓國常常被盯著看,好像我們是能買的!我們最後發現連我們的所謂的朋友們也都看不起我們。那時候,只有帶我們來台北的男生是例外的,所以當他們請我們來台北的時候,我們就決定從第一天來台灣起,只告訴其他的人我們是德國人。我們只是試圖想逃避這些永不會停止的歧視。夢菲,妳不可以因為這個誤解放棄掉你們的婚姻……」

夢菲不再繼續看e-mail的內容,而且把電腦關掉。這一刻夢菲覺得有兩個證據顯示。第一個是夢菲從坦亞這封e-mail裡面說的話可以看出來傑克早就知道那三個女生的國籍,所以這封e-mail可以證明傑克始終在騙她。坦亞在e-mail裡提及的‘帶我們來台北的男生’可能只是指班傑明和馬丁而已,但是夢菲覺得這個意思包括傑克。

第二個,更讓夢菲生氣的是,夢菲知道那三個女生的英文能力並不能夠自己寫下這樣的內容。夢菲突然地想到這封e-mail不是坦亞而是傑克寫的,這是更大的欺騙,再加上之前的許多懷疑,所以這事成了壓倒駱駝最後的一根稻草。當晚,夢菲告訴她的父母,她要離婚。

夢菲沒有聽任何人的建議,連父母都不知道真實的原因他們的女兒到底為什麼在這麼短時間內,這麼徹底地改變她所有的生活計畫。對夢菲父母來說很明顯的只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夢菲突然表現的前所未有的盛怒,那就是—–她發現傑克有外遇。

夢菲深深地覺得被背叛,她一點都不懷疑她絕對永遠不會原諒丈夫。夢菲知道家人親戚或是至友的好意不能影響她的決定。如果傑克真的有外遇的話,夢菲的反應不一定是這麼堅決的,但是這樣,太太被先生利用來掩蓋犯罪!這是一個太深的傷害,傑克的欺騙不能饒恕,因為他嚴重地侮辱夢菲的智商。不但在夢菲的眼裡傑克變成了天下最令人作嘔的人物,而且也讓夢菲失去了面子。

夢菲在她父母家的房間裡,從窗戶往外看著黃昏時下班的人群和車潮。她意識到全部的生活安排變成支離破碎了,她怒恨地自責:「我怎麼可能覺得自己這麼聰明……」

補習班的出售是由夢菲父親和傑克一起解決的。傑克被突然發生的事情嚇傻了,所以這幾天她不知所措。傑克不得不放棄他亞洲的生活。他在回澳洲前一天,傑克跟夢菲父親在補習班的樓梯上款待補習班的買者。一個中年的,相當胖的美國人跟他的台灣太太下了他們的休旅車,走過來跟傑克和夢菲父親握手。之後,那個人轉身,走回他的車子,然後把行李箱打開。傑克和夢菲父親從樓梯上看到美國人拉著、笨拙的、把一個巨大的無尾熊吉祥物拉出來。Joe水獭即將被取代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